张佩琢:开启中国小核酸药物的大时代

发布日期: 2020-03-29

财富,并不是我们科技型企业家最看重的,我们看重的是能有一个平台将自己所学的知识回报社会。

--苏州吉玛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总裁、CEO张佩琢

张佩琢,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博士、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核酸化学博士后。自2003年起,他创立的吉玛基因围绕以RNA干扰为基础的新一代基因药物和基因诊断试剂,建立了一个完整的上下游立体整合的产业链。

 

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博士、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核酸化学博士后……苏州吉玛基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佩琢身上有数不清的闪亮标签。

这位拥有磁性男低音、温润儒雅的企业家,心头最爱的、牵挂最多的是“小核酸”和“中国”。前者这个对外行人解释起来艰深难懂的生物学名词,是张佩琢一生的事业追求;后者则一直让张佩琢魂牵梦萦,最终放弃国外优厚的工作待遇,毅然回国创业。

游子归来进入人生发展新阶段

 

2003年,正是许多国外著名的制药公司对基因药物研发趋之若鹜,竞相投资上马的时候。彼时,38岁的张佩琢在英国的一家制药企业工作,家人孩子全部在英国,生活安逸。

但是,游子的心中,永远回响着祖国的呼唤。

在国外的制药行业浸润多年,他亲眼看到中国在生物制药方面“非常非常大的差距”。过去,我国的制药业以仿制为主,但基因药物不同于常规药物,只通过仿制是很难使药物达到预期的治疗目的。而如果完全购买国外的药,药价通常就会很高。张佩琢不甘心。

“我读了那么多书,是国家把我培养成现在这样,可我的所用却完全施展在了祖国以外的地方,实在心有不甘。”回忆起十多年前的回国心路,张佩琢依然历历在目。

因为这份还带着些茫然的不甘心,张佩琢下意识地带着全家做了很多从心理到生活习惯的准备:每年要带全家回国生活一段时间,让孩子习惯国内的生活。

随着国家对新兴产业支持力度的不断加大,张佩琢回国的目标渐渐清晰起来。

2003年,张佩琢在与同行的交流中,强烈地感受到了国内的吸引力,游子终于找到了施展抱负、报效祖国的合适平台。

“就像费翔那首《故乡的云》里唱的,‘归来吧,归来哟’,每一个海外游子心底总会有个声音在呼唤他回去,回到生他养他的祖国。财富,并不是我们科技型企业家最看重的,我们看重的是能有一个平台将自己所学的知识回馈社会、回报祖国。”

此时,张佩琢的目标已十分明确,就是绝不走仿制药物的路,基因药物开发要有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定价。他打定主意,在新的基因药物和基因诊断试剂方面建立自己的竞争优势,先以RNA干扰技术为核心,提供产品和服务,然后逐步发展到开发以RNA干扰技术为核心的基因药物和基因诊断试剂。

筑梦路上工作狂造就闪光成绩单

把科研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是张佩琢走上归国创业之路的驱动力。

所谓RNA干扰技术,被公认为20世纪生命科学领域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在治疗肿瘤、传染性和遗传性疾病等方面具有非常广阔的应用前景。然而,由于这项前沿技术的门槛极高,目前全球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有能力研发和生产此类药物。张佩琢的苏州吉玛基因药物科技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

张佩琢做了个比喻:“基因链由四种基本元素构成,如果把病毒基因想象成一条比较长的彩色拉链,而RNA干扰技术的核心点就是针对这样的一条基因,给它配上一小段跟它正好互补的拉链,起到让病毒基因沉默的作用。”

多少人类梦想的治愈绝症的希望,就在张佩琢描绘的这一小段“拉链”中呀!

然而,在激动人心的梦想与现实之间,是深深的沟壑,那里需要艰苦大量的研究工作,需要惊人的资金支持。

这位被员工视为“工作狂”、自嘲“没有生活情趣”的创业者,却只是轻描淡写地把创业过程中的艰辛轻轻带过。留给我们的,是一片闪光的印迹。

凭着多年来在RNA化学领域积累的尖端知识、丰富经验和人脉资源,张佩琢用7年时间逐步建立了一条完整的从产品研发到生产销售的RNAi上下游产业链。

吉玛基因拥有关键原料——RNA单体合成的专有技术,是全球少数几家主要供应商之一;拥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小干扰核酸合成技术,是国内最大的小干扰核酸相关产品生产商,产品占国内6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进军国际市场。其生产的RNA单体在国际市场上每公斤售价高达数万美金,而另一项产品小干扰核酸(siRNA)每克单价就超过一万美金。

而他本人,也先后获苏州工业园区首届创业创新领军人才、苏州市首届姑苏创新创业领军人才、江苏省第二批引进高层次创业创新人才称号,并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中国生物科技新星。

回首来路,张佩琢直言自己是国家扶持科技创新产业、实施人才强国战略的受益者。“我只想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把毕生所学贡献出来。”

如今,小核酸技术已成为生物制药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近期,美国FDA相继批准了两类小核酸药物;2018年,我国申报的第一个原创小核酸药物也获得临床批件……

源源不断的好消息,更加坚定了张佩琢倾心小核酸研究的信心。

“国内小核酸研究还远没有发展到高歌猛进的阶段,仍需要在技术、投入上不断积累。不过我对小核酸研究抱有希望,未来一旦它排除了药物输送环节中的障碍,其发展将势如破竹。”

要想在核酸类药物上取得突破,就要做好打长期攻坚战的准备。张佩琢很有信心,未来要把公司打造成为国内最大、国际知名,集RNA干扰药物和基因诊断试剂研发、生产于一体的基因制药企业。

落户苏州创己业以及人之业

回国创业之初,张佩琢白手起家,完全靠自己的投入和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钱使企业生存了下来。然而,眼看着投资成本逐年攀升,张佩琢的团队开始考虑新的发展平台与空间。

恰在此时,张佩琢全家开车从上海到苏州旅游,因不认识路,机缘巧合之下,在沪宁高速的苏州工业园区出口下了高速。就是这次偶然的迷路,让他把目光投向了苏州,并最终成就了吉玛基因与苏州的缘份。

2007年,张佩琢将公司迁驻了苏州工业园区生物纳米科技园。在张佩琢看来,就全国来看,苏州也是当之无愧的创业创新热土,“有优秀的大企业,聚集了众多高科技企业,支撑创新的资本、人才也足够多,加上政府的大力扶持,创新要素已经在苏州完成了聚集。”具体到园区,张佩琢看中的,有园区高效的工作效率,政府为企业提供的资金支持,还有园区本身拥有的一流硬件配置,更让他看到了做成整个产业的可能。

吉玛基因的落户,契合了苏州市重点发展新兴产业需求,得到了各级政府的大力扶持。落户后,张佩琢享受到了安家补贴、项目经费以及中新苏州创业投资有限公司650万元的配套投资等多项资金支持,总计达2000多万元,这笔资金的注入极大地促进了吉玛基因的发展,为吉玛基因产业化进程安上了加速器。

为满足吉玛基因进一步扩大生产的需求,园区政府还特别为其代建了两栋总面积近13000平方米的大楼,又一次解决了发展空间的瓶颈。

对于苏州这个承载了自己理想的城市,张佩琢丝毫不吝惜赞美之词,他盼望更多有志之士来苏州落地生根,在聚集的基础上,有更多的创新要素不断融合,从而产生合力,迸发出新的能量,用“创新力”成就自己,成就苏州这座美妙的城市。

多年来,张佩琢有感于国家对他的培养和成就,时刻不忘回馈社会。如今,除了创业者、国家特聘专家的身份,他还是苏州市领军人才联合会理事长。他说目前苏州市领军人才联合会规模很大,也很活跃,其宗旨就是要帮助刚刚来苏州、基至还没有来苏州的创业者能够在苏州落得下、做得好。而他的吉玛基因已带动了园内其他企业的发展,日渐形成了园内RNA干扰的上下游产业链,并成立了国内独具特色的苏州核酸药物产业联盟。“后我们会采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来帮助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