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长耿:给抗体写上苏州印记的人

发布日期: 2020-03-29

“科研让我年轻快乐,我要为此奋斗终身。” 

 

阮长耿,中国工程院院士、苏州大学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国血液学界的重要领军人物。自1983年至今相继研制成功了180多株“苏州系列”单克隆抗体,先后承担国家重大科技攻关课题20多项,获得首届国际血栓与止血大会“终身成就奖”,被称为“中国血小板之父”。

 

耄耋之年的阮长耿,一生都在研究血小板。他荣誉等身,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先进工作者、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法兰西国家功绩军官勋章获得者……但他有个最重要的称谓——“中国血小板之父”。

身附万千荣誉,心系回报祖国。拳拳的报国之心始终在阮长耿体内翻腾跳跃,伴着他那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浇灌出累累的医学硕果,为祖国的血液学事业添上了浓墨重彩的几笔。

阴差阳错的求学之路

阮长耿大半辈子都和医学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这一转变缘于家庭的变故。高中时期,他的母亲不幸罹患癌症,饱受病痛的折磨。也就是从那时起,学医的信念在他心底扎根发芽。

1958年高考前夕,阮长耿在志愿栏里填报了清一色的医科大学,可是未曾想到,一向成绩优异的阮长耿最终未能如愿以偿。原来,当时北京大学来上海挑选保送生,一眼看中数学成绩出众的阮长耿。彼时的北京大学还没有医学专业,这让矢志学医的阮长耿满是犹豫甚至不情愿,但在学校老师的轮番劝说之下,他还是服从了命运的安排。

但阮长耿并没有就此放弃学医的念头,他了解到,研究生命现象和生物活动规律的生物学与医学关系最为密切,于是便毅然选择了生物系的生物化学专业。“虽然不能直接学医,但至少能够从事与生命健康事业相关的专业,也可以为未来学医做好准备。”他说。

燕园之中、未名湖畔的求学生涯里,阮长耿的字典从没有“松懈”二字,教室、寝室、食堂、图书馆、实验室,构成了他学习生活的全部。每天一早跑去图书馆占座、除了吃饭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馆里,为完成一篇高质量论文查阅上百篇文献,不厌其烦地反复做实验只为求得一个精准的数据,还不放过每一个忙碌的间隙抢背外文单词……北大的6个春夏秋冬,不仅让他获得了过硬的基本知识和技能,更形成了严谨求实的治学精神,成为伴随他一生的学习习惯。

在跟随后来成为北大校长的张龙祥教授进行课题研究后,阮长耿主攻丝氨酸蛋白酶的活性研究,这让他最早接触到了一些血液学的知识,在冥冥之中为他未来几十年如一日从事的研究领域打好了基石。可以说,虽然没有直接从医,但在北大的研究,却为他蓄足了接下来探究生命科学的各种能量。“我接受到的是当时中国最好的生物化学教育!”至今阮老回想起彼时,语气中依然满是坚定与自豪。

转眼间,毕业在即,在当时国家统一分配的政策下,每个大学生的命运都不在自己手里。让静待分配的阮长耿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命运女神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的渴望。被分配至苏州医学院的消息让阮长耿兴奋不已——梦想的光亮终于有了照进现实的机会。

赴法留学破解血小板之谜

上班第一天,阮长耿被告知到附一院的血液病研究室报到。当时的苏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有一位鼎鼎有名的大夫叫陈悦书,专门从事血液病方面的诊疗和研究,是我国血液学专业的奠基人之一。

工作中,阮长耿总是会利用一切机会向陈悦书教授请教。陈悦书在查房时也会带着阮长耿,让他学习处理临床遇到的各种问题。机缘巧合,20世纪60年代,阮长耿从实验室被调去血液科,于是有了正式向陈悦书学习的机会。在陈悦书的悉心指导下,阮长耿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血液科大夫。

1978年,已到不惑之年的阮长耿再次迎来人生的重大机遇。为培养国际化的专业人才,中国决定派遣留学生赴海外深造学习,经过全国范围内的统考选拔后,最终确定55人赴美,38人赴法,阮长耿便是赴法留学生之一。

赴法留学,语言要从零开始学。好强的阮长耿迎难直上,抓住一切可能恶补法语,走路也读,骑车也念,吃饭也想,睡觉也思,一来二去间他的法语水平进步神速。

接下来就是院校与导师的选择。经过多方咨询,阮长耿最终选定法国巴黎第七大学附属圣路易医院的血栓与止血研究中心,跟随“世界血小板之父”雅克·卡昂(Jacques Caen)教授学习。

到法国后不久,阮长耿便迎来了第一个挑战。卡昂教授将一个偶然获赠的血小板抗体转给阮长耿,要求他对该抗体进行鉴定。阮长耿立即意识到,这是导师对他这名中国留学生的能力考验,更是对他多年科研水平的一次检验。“这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阮长耿压缩吃饭时间,放弃周末出游,日夜泡在实验室……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历时3个月,成功鉴定出国际上第一个抗人血小板膜糖蛋白I单克隆抗体,并首先阐明血小板膜糖蛋白Ⅰ作为粘附蛋白Von Willebrand因子受体的功能。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分子生物学方法研究血细胞和血管的相互作用,是血小板生理机制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他的导师卡昂教授获悉后非常高兴,逢人就说:“中国人了不起!”。阮长耿亦成为中国大陆首位加入国际血栓与止血学会的注册会员。

1981年3月,距离回国限期还不到8个月时,阮长耿在卡昂教授的帮助下申请注册法国国家博士学位。由于论文必须在答辩前两个月提交,这就意味着阮长耿只能在5个月内完成博士学位论文。阮长耿再一次选择迎难直上。在距离提交截止日前,他用法语完成了近100页的法国国家博士论文《抗血小板膜糖蛋白I的单克隆抗体的研究》。

1981年10月,阮长耿顺利通过法国医学生物学国家博士学位论文的评审,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获此学位的第一人。

执着创新 不忘初心

1981年学成回国后,阮长耿有感于在国内引领、推广世界血液学研究成果的责任,加之卡昂教授的建议与鼓励,他在苏州建立了国内第一个血栓与止血研究室。研究室创建初期,资金短缺,设备简陋,其中两台仪器和一批试剂还是阮长耿用在法国节省的奖学金买回来的。

1982年8月,阮长耿带领研究团队开始进行血小板单克隆抗体的研究。毫无意外地,困难接踵而至,而坚韧不拔的阮长耿选择逐一击破。

缺乏作为培养基的小牛血清,那就尝试人工自制试剂来解决问题。他们从屠宰场购买小牛犊带回实验室,自行采集小牛的血液,之后再离心血清,经过消毒便成功制备出小牛血清试剂。

缺乏二氧化碳培养箱的实验器材,老办法,还是自制。在有机玻璃缸内点燃一根蜡烛,盖上盖子,再把有机玻璃缸放进37℃恒温箱中。

就这样,阮长耿以“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信念和排除万难的决心,克服了科研探索道路上的重重艰难。

1983年10月,回国还不到两年,阮长耿带领团队研制成功我国第一组抗人血小板膜糖蛋白单克隆抗体。阮长耿将它命名为苏州系列单抗,饱含着他对苏州这个第二故乡的浓浓情意。

之后,成果接踵而至。1985年至1990年,抗vWF因子单抗、抗纤维蛋白单抗、抗人活化血小板单抗等被命名为“苏州系列”的单克隆抗体相继问世,在国内外医学界引起极大轰动。至今,“苏州系列”已有9大类,180多株单抗,而这个数字仍在持续增长。

1988年,由江苏省科技厅、江苏省卫生厅批准,江苏省血液研究所正式成立,阮长耿教授任所长。在他的带领下,江苏省血液研究所坚持科研与临床相结合,开展了一系列创新研究工作,取得了卓越的成果,已成为国内主要的血液病诊疗中心之一,在全国医院最佳专科声誉排行榜中,连续多年排名血液学科前四。

自古以来,我国知识分子就用行动来映照家国情怀。时至今日,阮长耿走起路来,还是习惯性地一路小跑。他说,这是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争分夺秒,只争朝夕。60余年来,阮长耿的人生故事中,不断变化的是突破的重点和攻关的方向,永恒不变的是爱国情、报国志,是不忘初心、执着的信念。